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台灣 愛 愛 影片,新手必看

夜深了,赵年年时不时往火堆里加柴,不给野狼偷袭的机会。

  直到天蒙蒙亮时,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
  而骆冰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  她睁开眼睛,看到晨雾中有几头野猪将两人围住。

  “队长!”骆冰轻声说,用胳膊碰一下还耷拉脑袋睡觉的赵丰年。

  赵丰年刚睡下就被迫睁开眼睛,两眼通红,一看到五六头野猪向两人围攻过来,立即清醒了。

  “骆冰,怎么办?”骆冰动了一下崴伤的脚,疼痛消失,立即说:“队长,我的脚好了,拿起枪,我们慢慢站起来。

  ”“好的!”赵丰年和骆冰把枪拿到手,背靠背慢慢地站起来。

  两把猎枪举起,对准面前的野猪,随时准备扣动扳机射击。

  河道上,草丛中,六头野猪张开尖尖的长嘴,露出弯弯的獠牙。

  “队长,以小河为界,我对付河这边的,你对付河那边的,刚好每人三头。

  ”“好,听你的!”“把子弹装好,等它们再上前两米,我们就同时开枪,动作要快。

  ”“好!”骆冰知道队长失忆了,所以有意提醒他,怕他在关键时刻掉链子。

  骆冰面对的三头野猪一字排开。

  突然,一头野猪向她发起了进攻,猛扑过来。

  骆冰举起枪远程射击。

  砰!子弹打中野猪的脑门,野猪陡然从半空中摔倒地上。

  一头野猪毙命,另外两头看后一起向骆冰猛扑过来。

  而赵丰年面对的三头野猪呈品字站立,站在靠前的那一头野猪瞎了一只眼睛,正是他那天在山下遇到沈瑞雪看到的那头野猪。

  砰砰!骆冰又连接开了两枪,冲向她的两头野猪应声而倒,枪法准到暴。

  这时,骆冰回过头来。

  她只见队长面前的三头野猪还是一动不动,双方像是如临大敌,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突然,瞎眼野猪身后的两头野猪失去的耐心,向赵丰年猛扑过来。

  砰!骆冰转身开了一枪,一头野猪应声倒下,另一头没事,继续冲过来。

  砰!紧接着,又是一枪。

  这一枪是赵丰年开的,但没打中,野猪冲得更猛了。

  砰!骆冰补了一枪,打中扑到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,野猪中枪滚到一边。

  卧槽!老子是特种兵,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却没打中,怎么回事?这时,骆冰的枪没子弹了,夺过队长手里的枪,瞄准还站在原地的那头瞎眼野猪射击。

  砰!射程太远,没打中,瞎眼野猪闻声转身就跑,一下子就窜进密林不见了。

  而倒在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没被骆冰的猎枪子弹打死,从血泊中站起来,咬向他的手臂。

  千钧一发!赵丰年无暇思索,后退已经来不及,握紧拳头对准迎面跳上来的野猪的左眼轰去。

  嗞!眼珠迸裂,飞溅出来。

  野猪杀猪般的惨叫一声,庞大的身体嘭地一声,摔到地上。

  啪!骆冰又补了一枪,那头野猪中了两枪,挨了一拳再也起不来。

  这时,又有两头野猪从血泊中猛然站起来,一头跳起来咬上骆冰的手臂,另一头咬上赵丰年的大腿。

  险象环生!赵丰年看在眼里,做出最惨痛的选择。

  他顾不上自己的大腿,紧握的拳手轰向扑到骆冰面前的野猪,一拳将野猪打翻在地,而另一头野猪咬上了他的大腿。

  卧槽!顿时,赵丰年如截肢般的疼痛。

  骆冰眼睁睁地看到野猪咬破了赵丰年的桶裤,牙齿扎进他的血肉里。

  砰!枪口顶到野猪的脑门上,骆冰又猛然开了一枪,咬赵丰年大腿的那头野猪倒到地上,彻底断气。

  这时,赵丰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痛得额头直冒虚汗。

  “队长——”骆冰扔下枪,蹲到队长面前,撕破他的大桶裤,看到上面几个血肉模糊的窟窿,血腥无比!“队长,挺得住吗?”骆冰眼睛惊慌失措,泛白的嘴唇微微颤抖。

  “没事。

  ”赵丰年一张脸痛得扭曲,牙齿咬得咯咯地响。

  这场罕见的人猪大战,野蛮而惨烈,冷酷而血腥,森林里的鸟全被惊飞了。

  放望看去,血流成河!这时,山雾散尽,早晨的太阳从树缝里透进来,在树叶上折射光芒。

  “队长,我背你回去!”骆冰把猎枪藏到树林里,背起75公斤重的赵丰年站起来。

  她身体负重,明显后退了两小步。

  “不行,骆冰,放我下来。

  ”骆冰咬咬牙,说:“队长,我能行。

  ”骆冰昨天崴的脚还在微微作痛,但比起队长腿上受的伤,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

  队长的身体如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背上,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,感觉每迈出一步都是艰辛无比。

  突然,她脚下一滑。

  两人滚到路边的草丛中,赵丰年双手抱住骆冰,让她压到自己的身上。

  “队长,你没事吧!”赵丰年躺在地上摇摇头。

  骆冰真的太累了,索性把脸贴在队长的胸脯上休息几分钟。

  她听到队长的心脏“砰砰”地跳,声音跟打鼓似的。

  这时,骆冰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,趁机把队长拿下!想到这,骆冰的脸燥热起来,开始对赵丰年下手。

  “队长,你其它地方没事吧?”呃?赵丰年看到骆冰脸颊绯红,细细娇喘,问完这句话,她贝齿轻咬,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,她这是要干什么?“没事。

  ”赵年年回答。

  “我帮你检查一下。

  ”“不用。

  ”骆冰像没听到似的,一只手小由上而下,在赵丰年的身上摸索着。

  不要!赵丰年心里喊到,他腿上的伤还在抽搐疼痛,她怎么选择在这个时间对他手,太不是时候了吧!赵丰年无力地闭上眼睛,容忍骆冰手上的疯狂。

  不行!赵丰年睁开眼,猛然抓住骆冰的手,说道:“骆冰,你,你去村里喊人来帮忙,我在这里等你。

  ”骆冰尴尬地笑了笑,说:“队长,我还是背你走吧!”说着,骆冰从赵丰年身上爬起来,在他身边蹲下,让队长爬到她的背上。

  骆冰站起来,双腿微微打颤,她高一脚低一脚向前迈步。

  走出密林,赵丰年看到斜坡上有两个人在割牛草,立即喊过来帮忙。

  这两个村民,一个叫杨老松,一个叫张大山,都是三十多岁了,赵丰年小的时候他们都成年了,所以认得。

  两人也认出赵丰年,所以轮流背他下山。

  最后,张大山把赵丰年背进屋,放在他的地铺草席上。

  “两位阿叔,谢谢你们了!”“不谢,不谢!”杨老松和张大山笑着走了,救了村长一次,他以后一定会报恩的,所以两人心里都乐滋滋的。

  赵丰年发现阿妈和沈瑞雪都不在家,要骆冰把他的手机找来,拨打沈瑞雪的手机号码。

  手机响了许久,没人接听。

  “队长,你等等,我去村里叫医生来。

  ”“不用。

  ”赵丰年在等沈瑞雪回电话,她沈瑞雪就是医生,不用去叫村医。

  果然,过了一会儿,赵丰年的手机响了,是沈瑞雪打过来的。

  “喂,沈瑞雪,你在哪里?”“我在贫困户家里。

  ”“快回来!”“家里发生什么事了?”“我被野猪咬伤了!”“什么?”对方挂掉手机,但很快就听到有人跑上楼来。

  “赵丰年,你没事吧?”沈瑞雪气喘吁吁,跑进房间来焦急地问道。

  当她看到赵丰年的一条腿被血浸红了,跑进自己睡的房间拿一个药箱出来。

  骆冰看沈瑞雪为队长处理伤口,她先用酒精在伤口上消毒,然后往上面散一层白药,最后用白纱布包扎好。

  专业的就是不一样!这时,骆冰对沈瑞雪说:“队长我就交给你了,深山里还有五头野猪等着我请人去抬下山,我走了。

  ”“骆冰,辛苦你了!”赵丰年苦涩地说。

  “队长,你好好养伤,我去城里一趟就回来。

  ”“好,你小心点!”沈瑞雪听到赵丰年对骆冰的满心关怀,从药箱里拿出一支大号的药针出来。

  “你要干嘛?”“你被野猪咬了,我给你打一针。

  ”“不要!”赵丰年大声说,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,但面对药针他害怕极了。

  “转过身去,把裤子脱下来。

  ”“干嘛?”“打屁股。

  ”“沈瑞雪,不要呀!”听到赵丰年颤抖的求饶声,沈瑞雪觉得可笑,想他一个铁骨铮铮的一代野战兵王,竟然怕打针,太离谱了!沈瑞雪把赵丰年翻过身去,然后动(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)手扯下他的裤子。

  “你干什么,耍流氓呀!”“别动!”沈瑞雪一手按在赵丰年的屁股蛋上,举起药针刺下去。

  “阿妈,救我!”赵丰年一声惨叫,沈瑞雪毅然把针筒里的药水推进了他的身体里。

  “好了,自己把裤子拉上去。

  ”沈瑞雪说着提着药箱走出赵丰年的房间。

  赵丰年翻身来躺在床上,心里有些愤慨,自己还没出手,她竟然先得手了,这不是借机耍流氓吗?等他腿伤好后,绝不会放过她。

  …骆冰在村里请到十个壮汉,每人付两百元,带领大伙上后山把五头死野猪抬出山,再一鼓作气抬到515国道岔路处,拦一辆货车运往城里。

  当骆冰把五头黑毛野猪运到香格拉大酒店门口下车,从里出走出来一个美女。

  她就是骆冰的表姐,沈瑞雪的闺蜜,香格拉大酒店的总经理——顾欣怡。

  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,今天穿一套深色的职业套装,头发挽起露出雪白的长颈,脸上画着淡妆,看上去气质妩媚又不失优雅。

  下面是一条窄裙,刚刚好包裹住她那迷人的部位,勾勒出美妙的曲线,露出来的小腿,套着肉色的薄薄丝袜,笔直而修长,曲线紧绷形成一条完美的弧线。

  货车司机和两个搬运工眼睛都看直了,这样的大美女,就算在这人口600多万的阳光市,也是少见,真是人间极品呀!就冲她这副身材和相貌,货车司机发誓也要进香格拉大酒店去吃一餐。

  “天呀!冰冰,你去哪里给我弄来这么多的野味?”顾欣怡比骆冰大一岁,但从小到大一直叫她的小名,让骆冰精神倍受折磨。

  “表姐,我上山弄来的,全部是你的了!”骆冰想一次性处理掉,所以脸上带着笑容,客气地说。

  “这么多,我可吃不下。

  ”顾欣怡摇摇头,俏脸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骆冰脸色一沉,说:“不要吗?”“我最多只能要两头,其它的你自己拿到市场去卖。

  ”呃?要我去卖肉,你顾欣怡也不看看我骆冰是什么人。

  “不要拉倒。

  ”骆冰冷冷地说,走过去拦住货车司机,大声说:“师傅,每斤35元,你全部拉走。

  ”货车司机一愣,他知道野猪肉的市场价,高的时候是每斤80元,最低价也是60元一斤,35元卖给他,是给他一个大便宜呀!他如果让他那几开货车的兄弟分别拉到附近各大小城市去买,肯定能对半赚,暴利呀!“好,我要了!”货车司机爽快地说,让几个搬运工到商店里借来一把杆秤,然后把一头野猪扛上去一称。

  “326斤。

  ”货车司机报数说。

  “师傅,你也别称了,平均一头320斤,一共是5头,1600斤,56000元。

  ”骆冰心算相当利害,上小学的时候拿过全市珠心算大赛一等奖。

  他急着把野猪处理掉,好回饮水村去照顾腿受伤的队长赵丰年。

  更重要的是,她想给表姐顾欣怡一个下马威,看她脸上后悔的表情。

  果然,顾欣怡看骆冰当着她的面把难得买到的野猪肉贱卖,又急又气。

  她这不是跟钱过不去,而是跟她过不去,自己不就是小时候在外婆家抢了她一个布娃娃吗,用得着气到现在吗?再说,自己前男友被她勾搭去又甩掉,已经报了一箭之仇,怎么还这么难以相处呢?“冰冰,你疯了,明明可以卖十万的,你要卖五万…”“我乐意,你管不着。

  ”货车司机趁两人说话,已经跟到银行取来六万块钱,把五万六递到骆冰手上,骆冰算也不算就直接放进背包里。

  顾欣怡眼睛微微泛红,还想说点什么,但已经毫无意思了。

  这时,骆冰的手机响了,她看是苏静初打来的,马上拿到耳边接听。

  “骆冰,你在哪里呢?”“我在香格拉大酒店办事。

  ”“怎么,跟男人开房呀?”骆冰眉头一皱,骂道:“我没你那么贱,找我什么事,快说。

  ”苏静初在手机里咯吱一笑,说:“明天飞往新西亚的飞机上有一笔交易,要不要干?”骆冰看了一眼顾欣怡,走到一边去说:“飞机上交易,消息可靠吗?”“绝对可靠,是我花大价钱从他们线人内部得来的消息。

  ”“多大的量?”“三公斤。

  ”“现金交易?”“是呀。

  ”骆冰沉思片刻,想到队长赵丰年有沈瑞雪照顾着,回应道:“好,干!通知乔小麦汇合,我马上到。

  ”顾欣怡看骆冰要走,走上去拦住她说:“又要走了,不进去坐坐?”“表姐,下次跟我做生意爽快点,别每次都错过赚钱的机会。

  ”去!谁要你给机会了?顾欣怡嗤之以鼻,冷冷地说:“冰冰,别跟我较劲,有空我们一起去看看外婆吧!”“行呀,把外婆送我的布娃娃还给我。

  ”“那布娃娃早都不见了。

  ”“不还,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男朋友,交一个我抢一个。

  ”呃?这什么人呀,还表妹呢,你抢我男朋友,我就不会抢你男朋友吗?“不跟你说了,我有事,走了。

  ”骆冰说着,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,顾欣怡瞪了一眼远去年出租车,悻悻地走进香格拉大酒店。

  十分钟后,骆冰回到家。

  坐到二楼客厅舒适的沙发里,骆冰把乔小麦和苏静初从房间里叫出来。

  乔小麦在茶几前打开一台笔记本电脑,三人一起策划行动方案,然后在网上订机票。

  “早睡早起,明天不能误机。

  ”骆冰说完走下楼,她一身的汗味,需要到温泉池里去泡个澡。

  “骆冰,你去哪里?”乔小麦问道。

  “小麦,下来帮我搓背,这两天我累坏了。

  ”苏静初嘴角盈笑,问道:“在酒店伤到了吧?”骆冰白了苏静初一眼,说:“你就知道那事,到国外我请几个黑人弄死你。

  ”“好哇,还不知道是谁弄死谁呢!”苏静初调皮地说。

  三人走进更衣间换泳装跳进温泉池,乔小麦问骆冰:“那事,是什么事呀?”骆冰白了乔小麦一眼,你就给我装清纯吧!你们两没一个好东西!三人洗澡后,开车来到到碧水庄园吃晚饭。

  在一个豪华的包间里,三人有说有笑,一边吃着山珍海味,一边喝着白酒,经过门口的男士看到除了艳羡,就是惊讶。

  这三个美女,一个比一个漂亮,怎么都没有男朋友,这不是暴殄天物吗?

“不想!”他这货刚换上衣服,磨盘姐就吻上来,痴迷的道:“二狗,你女朋友跑了,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。

  我喜欢你,想陪你解闷儿!”  皮二狗就吻了几分钟,不知怎么回事,对他来说,接吻的感觉很奇妙。

    可是磨盘姐火头点起来了,急得打滚道:“二狗,帮帮我!”  就在二狗要不要拒绝的当儿,就听院外传来组长千年虫的声音:“二狗,小王八蛋,出来,有好消息告诉你!”  一听千年虫来了,大磨盘魂飞魄散,三下五除二穿起衣服,爬窗溜了出去。

    皮二狗体内有一团火四下流窜,见是讨厌的马屁精千年虫来了。

  他就大声道:“千年虫,我叫二狗,不叫小王八蛋!”“好,二狗,我是代皮村长发通知,你家那亩田,村里要收回去研究。

  为了补偿你,由我家和村长家,把靠近白洋湖的三亩良田划给你!看看,皮村长待你多好啊,还不谢谢皮村长?”千年虫趾高气扬的看着皮二狗道。

    “我那是神田哦,不换不换!”其实皮二狗心里乐开了花,他家就这一亩良田,正发愁没地种呢。

  没想到皮大炮主动送田来了!  也难怪,打从昨天他们几家的田长出了逆天蔬菜,这几亩田摇身一变,就成为村民口中的神田!  说起神田,每个人都羡慕嫉妒恨。

    皮大炮看着眼馋,认定神田是块风水宝地。

  就变着法子,假借村里要研究的名义,想把神田占为己有。

    “由不得你,这是大奈村村委会全票通过的表决,不光是你家,还有香荷花家、王红裳家一共五户,都要回收!”千年虫口气强硬的道。

    “那是我家祖传的田哦,你说回收就回收?要回收也可以,我要换十亩田,少一分都不行!”皮二狗趁机增加筹码道。

    “鳖犊子,你狮子大开口啊。

  一亩换十亩,这么大的事我作不了主,等我消息!”千年虫朝地下吐了一口痰,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。

    皮二狗在背后骂了一句,这个老萎货,不是个东西!    上午九点,二狗带着三十斤三七种子和二十斤重楼种子,提着上山。

  刚要打出院门,只见王红裳气喘吁吁的跑进来,劈头就道:“二狗,千年虫那个老东西,他说要把我们的神田换掉。

  你怎么说?”  “我是这么说的,给我十亩良田,我就同意换。

  千年虫作不了主,找村长去了!”皮二狗嬉皮直乐的看着王红裳道。

    一听他小子答应了,王红裳气得上前拧了他一把,一跺脚道:“你还笑!那是神田呀,你家的面积是最大的。

  千万不能答应啊!我、香荷花、唐二伯还有刘红莲,我们一致商量好,坚决不换,皮大炮还能吃了我们啊?”  “红裳姐,我都答应了,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收不回来啦!”皮二狗乐得不行了道。

    “你还乐,傻瓜,不理你!”王红裳眼前一黑,差点没给他气晕。

    其实,皮二狗很告诉她,那几块田能长出逆天庄稼,不是因为田地本身哪里神了,而是他用神霄印求下来的灵雨!  可是呢,回头一想,这种一听就知道吹牛比的超自然的东西,还是免开尊口好。

  省得王红裳把他看成神经病。

    “媳妇,我不是傻瓜哦。

  对了,你今天没课吗?没课就一起上山种药材。

  要是种活了,咱俩对半分!”皮二狗兴冲冲的看着王红裳道。

    “傻子,哪有在山上种药材呀,种得活才怪!”王红裳不满的狠白了他一眼。

    “没试过怎么知道种不活?万一种活了呢?”皮二狗心说,我有求雨术,用灵雨一浇灌,应该没问题。

    “哼,你要是种活了,我就让你吻一分钟!”王红裳打死都不信,山上怎么能种药材呀,那里都没水,怎么种。

    “吻两分钟!”这家伙屁颠的加筹码道。

    “那就两分钟。

  但是,要是种不活呢?”王红裳狡黠的抛出一颗大霹雳。

    “你来说。

  ”  “种不活的话,你答应换田那事,不作数。

  皮村长要换,你不能答应!”  “成。

  就这么说定了,美女媳妇,跟我上山!”皮二狗乐得眼睛都看不到了。

    王红裳羞得跺了他一脚,气哼哼的说:“再叫媳妇,我就打你!”说着,跑回家拿家伙什去了。

    两个在桥头会齐,一起进入大奈山。

    沿着那条新开僻的羊肠小道,走了半个小时,终于到达古庙的位置。

    到那一看,就看到两头黑瞎子,正在古庙那转悠呢。

    啊!  王红裳看到黑瞎子,登时就尖叫起来:“二狗,快跑!”拽起他就跑。

    不曾想,那俩黑瞎子闻到皮二狗霄光火文印发出的气劲,忽是恐惧起来,落荒而逃。

    皮二狗嬉皮直乐道:“红裳姐,快看,黑瞎子跑了,我跑个毛!”  王红裳扭头一看,傻眼了道:“怪事,黑瞎子好像很怕你哦?二狗,你肯定有秘密瞒着我!”联想起上次,二狗一来,周围的动物全部跑光。

    “我没瞒你哦。

  可能是小时候我经常来山上玩,跟动物都混熟了。

  我那时有点顽皮,这个动物打断条腿,那头牲口拔光点毛,所以,它们见到我就跑!”皮二狗一阵瞎编道。

  他心说喵了个咪,我要是说实话,说我手里有法印,印章能驱逐飞禽走兽。

  红裳姐不信啊,这怪不得我!  “你这家伙,小时还真是个熊孩子。

  往女生书包里放老鼠的坏事没少干,哈哈!”一提这事,王红裳笑得肚子疼。

    皮二狗没接她话头,这家伙正看着剩下的野生三七发愣呢。

    “逆天了,逆天了!一晚就窜高了一截,枝干也大了一轮!”说着,他这货就像守财奴看到了金元宝,飞扑上前,一锄头下去,就见一块足有半斤多的胖大三七呈现在眼前!  王红裳也失声尖叫道:“天哪,这么大的三七!二狗,我们发财了嘻嘻!”  “那还等什么,快挖啊!”  两个人神情异常亢奋,挥起锄头,卖力地挖了起来。

    一口气挖了一个小时,两个蛇皮袋都装满了。

    二狗带的蛇皮袋是大号袋,大概能装一百斤。

  王红裳是四十斤装,见装得满满当当,这美女村花兴奋的道:“二狗,我发现跟了你,就有肉吃,能赚钱,你真是我的幸运星呢!”说完,忽是发现哪里不对劲,娇羞如浓桃艳李。

    “红裳姐,你长得真漂亮。

  我想亲你一口!”这家伙没正经的看着王红裳道。

    “去你的,只有你赌赢了才能亲!”  “那红裳姐,我们动手把药材种子埋土里去!”两个说干就干。

    忙活到正午时分,二狗带来的药材种子全部种完。

    不过,他总不能当着红裳姐的面求雨,不然红裳姐非吓晕过去。

  只好先下山,等下倒回来求雨。

    二狗不让王红裳受累,两大袋子三七,一肩扛一个。

    王红裳见他小子力气大,扛重物下山,连喘都没喘一下,她就在心里面佩服起二狗来。

    下午,吃完了午饭,二狗又从香荷花那里借来三蹦子,把两大袋三七搬上车。

    就这样,他骑三蹦子,王红裳骑助力车,(爱女狂欢)两个一起进城。

    双双来到药市,直奔白杏的药材批发部。

  上二楼发现白杏不在这边办公,二狗就拨通了白杏的电话,白杏听说他有山货卖,很快赶了过来。

    这年轻漂亮的老板娘一脚下车,发现他小子身边多了个漂亮姑娘。

  就有些酸溜溜的道:“二狗,这是你女朋友吗?”  “白姐,不是,不是哦!”王红裳连连摇头否认,脸红得像绽满了桃花。

    “额,她叫王红裳,是我们村小学的美女老师!”二狗忙是作介绍道。

    白杏得知王红裳不是二狗的女人,心下一喜。

  燕儿蝶儿的看了看货,忽是大叫道:“天哪,这么大的三七!一块都有半斤,我的娘!”  “白姐,这是从土壤最肥沃的大峡谷挖到的。

  又胖又大,品质是一流的。

  那个啥,是不是该涨一点?”这家伙贼精的看着白杏说道。

    “你这小子,怕姑奶奶坑你么。

  五百元一斤,满意不?”白杏笑眯眯的抛出了一颗大霹雳。

    一听涨到了五百元,王红裳就激动了,心说,五十斤就是两万五啊,我代课一年的工资才一万不到。

  天哪,这都是沾了二狗的光。

    再看皮二狗的时候,王红裳媚眼里的浓情,浓得好似欲滴出玫瑰汁来。

    在一楼秤重后,白杏就叫两人上二楼领钱。

    “二狗,这是你的五万元!”白杏从保险柜拿出一堆钱,拍了五沓给皮二狗。

    他这货从来没挣过这么大的钱,当场就在那里数钱玩。

    “王红裳,这是你的,两万五千!”  王红裳把厚厚两沓钱,放入挎包内,见他那货还在那数得飞起,一边还嘿嘿傻乐。

  王红裳好气的打了他一下道:“二狗,你丢不丢脸啊,数了好几遍了!”  “我就数着玩,数钱犯法么?”这货整个一没心没肺。

    白杏深有同感道:“记得我赚第一桶金的时候,比二狗还丢脸哦。

  我是直接把现金铺在床上,在钱堆里睡觉哈哈!”  这老板娘表面上似古井不波,桌底下却有勾当。

  她见二狗面对面坐着数钱,她的一条丝、袜腿就伸出来,在他小子身上寻香拾翠。

    皮二狗怕王红裳发现,只在那里装傻。

    王红裳还真没往那方面想,一个身家千万的富婆,又年轻又漂亮,说她跟皮二狗有一腿,她打死都不信。

    因怕身上带着大钱遭贼,就一个劲的催促他道:“二狗,人家老板娘要做生意,回家数,走吧!”  “那好吧,我们走吧。

  白杏姐,再见喽!”二狗笑嘻嘻的回头看了白杏一眼。

    白杏眼巴巴的倚在门口,一个劲的冲他送秋波道:“二狗,你的药材不要卖给别人,要卖就卖给我,听到没?”  “好嘞,木有问题!”  望着二狗离去的背影,白杏好似痴了,一个劲的念叨:“二狗,你怎么就走了呢?我还想你疼我呢!”  再说皮二狗、王红裳。

  两人一起去银行存钱,存完钱,王红裳说要去见个朋友,皮二狗就一个人回村。

    回家稍事休整,皮二狗独自一人,去了一趟大奈山。

  成功求了一场灵雨,看着灵雨把三七基地浇透了,这才得啵下山。

    到家就见院前停着一辆大货车,前面有一台小车。

  他小子一到,就从车上下来一个美艳女郎。

  不是别人,正是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容燕姬。

    一看是容燕姬来了,皮二狗腆着脸笑道:“老板娘,我的主意不赖吧?你这是……来拉货?” “二狗,中午推出的免费吃场面那个火啊,光排队就排了上百米!”要知道,容燕姬从表姐家借的一百万到帐后,她孤注一掷,一口气砸下几十万元打广告。

    九星城的市民听说燕姬大酒店新进了一种逆天蔬菜,还是免费吃,吸引了大批食客。

    容燕姬从二狗这里购入的一千多斤食材很快拼光。

    食客们一致的评价是,好吃,超级好吃!  “额,免费吃的不火都不可能。

  今晚正式收费,就看有多少回头客!”  “只要赢得口碑,回头客肯定大把的!”插话的是灵瑶。

    皮二狗没想到灵瑶也跟来了,瞪了她一眼,还是对她不理不睬。

    老板娘哪知道他俩个有心病,兴冲冲的道:“二狗,我需要三千斤逆天蔬菜,有没有问题?”  “木有问题!”皮二狗看了眼时间,现在是下午三点多,距五点半饭点上只有两小时。

  他这货就话锋一转道:“我去村里叫几个帮工,帮忙摘菜!”  蹬蹬蹬,他这货第一个来到香荷花家。

  香荷花正在便桶前方便,不提防这家伙一蹦蹦了进来,把寡嫂吓得一下子站起来,嗔白眼道:“二狗,你吓死我了!神马事哦,这么急!”  “荷花嫂,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下来收菜了,快喊人摘菜去!”说着,这货看了一眼那磨盘,没空多回味了,匆匆离了寡嫂家,又一个电话通知了王红裳。

    王红裳正准备冲凉,接到电话立即风风火火赶了过来。

  两个人分头行动,去村里雇了十个女工,说好工钱一百元。

    就这样,皮二狗带领村里一群留守女,下到神田,热火朝天的摘起菜来。

  拔萝卜、挖土豆、摘秋葵,都是村妇们的拿手绝活。

    只用了一个小时,三千斤逆天蔬菜就装上了车。

    香荷花和王红裳这两家的神田面积小一点,香荷花的菜地一共出产五百斤逆天蔬菜,拿到一万元菜款。

  王红裳呢,她的地出产了七百斤,挣了一万四千元。

    皮二狗的地摘完一千八百斤,还有得剩。

  他分的钱最多,一共拿到三万六千元。

    又有一笔外水入袋,仨人都兴高采烈,开心得过大年一样。

    地里的活干完,王红裳就回家冲凉去了。

  香荷花不急着走,她跟着皮二狗进了家门,浓桃艳李的道:“二狗,你帮我赚了钱,想不想我报答你呀?”  “额,荷花嫂,你怎么报答我啊?”他这货心情好,就和寡嫂打情骂俏起来。

    “我给你按摩,要不要?”  “虾米,你会按摩?”  “我还会踩背哦,试试吧,很舒服的!”两个就关起门来,一个躺着,一个就捏拿起来,一会儿拍打得啪啪响,一会儿就从背推到脚。

  推得二狗那货大叫舒服。

    不知多久,香荷花浓桃艳李的一躺,眼巴巴的道:“二狗,你也给我按两下!”说着,女人就除了衣服,卧在那里。

    皮二狗照猫画虎的就按摩起来,按着按着,两个就吻作一团……

彭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他这才知道,今天他和办公室主任刘世民打架,鲜血流到了挂在脖子上的祖传吊坠之上,吊坠认主,他才获得了先祖传承。

  震惊之后,他接受了这个只在小说里面才有的情节,他觉得一个全新的世界,正向他敞开了大门。

  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涌上心头,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,充斥全身。

  彭程握了握拳头,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。

  彭程心里暗道,以前我这上门女婿,做的也太窝囊了,在公司被人欺负陷害,在家里被老婆看不起,连和老婆睡一起的基本权利都不能享受,在公司还不能让人知道我是林清雅的老公,从今天开始,再也不会那样了啊!他转过头,看着林清雅,眼神无比坚定,“不管你信不信我,设计稿真不是我偷的,再说了那么垃圾的底稿,有什么价值?”说出这句话,彭程的眼中,竟然露出一丝不屑。

  “你,你说什么?”林清雅刚削到一半的手猛地一顿,不可思议的看着彭程。

  “窃取底稿那些人的目的,应该是想阻止我们第一分公司在这次服装展示会上夺魁,不过他们真的想多了,咱们分公司的设计稿,也不过是垃圾而已!”彭程道。

  “你口口声声说别人的设计都是垃圾,有本事你自己设计一个好的出来,也让我看看你的本事。

  ”林清雅鄙夷的瞪了彭程一眼。

  “要是我设计一款图纸,助你夺冠的话,你准备如何谢我?”彭程看着林清雅,眼神里竟然有着一丝戏谑。

  “哼,你要真有那个本事,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。

  ”林清雅冲动的说了一句。

  在她心里,彭程的话,无疑是白日做梦,要知道下午就要开始评比了,就算是凭借记忆,让设计师们将丢失的设计图纸恢复出来,都要好几天的时间,再厉害的设计师,两三个小时也设计不出什么作品了,真正好的设计,是需要很多时间的,何况彭程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。

  “真的吗?老婆,我们打个赌,要是我真的助你夺魁,你也不用给我太多,就让我行使法定权利,让我每天晚上搂着你睡就行了。

  ”彭程笑眯眯道。

  “你……”林清雅被气的花容失色,这个上门女婿以往在自己面前连个响屁都不敢放,今天,他真是翻了天了。

  林清雅盯着彭程,银牙紧咬,“彭程,这一次你夺魁也就罢了,否则,你立即给我滚出林家,对了,还要赔偿我二百万契约结婚的违约金。

  ”林清雅说完,转身离开了病房,砰的一声摔上了门。

  彭程看着门口,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,“林清雅,我会让你看看,我彭程不是一个废物的,这一次,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的,而你这个大美女既然阴差阳错成为了我的老婆,我当然要征服你!”看到林清雅离开,彭程按照脑海之中先祖传授的修炼之法稍微运转,体内就产生了真气,有了真气的滋润,不到半个小时,打架那点伤已经好了。

  这更加增强了彭程的信心,他知道,自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以后他将不惧任何人。

  离开医院,彭程直接去了网吧,十几分钟之后彭程从网吧出来,打车前往红云服饰集团第一分公司。

  他得到先祖传承,脑子里面有不少未来科技知识,设计一款出众的衣服,那完全是小意思,短短十几分钟,他在网吧的电脑上就将设计图纸,全部弄好了。

  到了林清雅办公室的门口,他刚想敲门,却听到里面传出来一个猥琐的声音,“林总,下午就要进行设计方案评定了,你们分公司却出了图纸泄密事件,要是你们拿不出好的方案,总公司肯定是要怪罪你的,我那里还有几套方案,要不要我给你救救急?”彭程听出来了,这是红云服饰集团第二分公司总经理王大强的声音。

  彭程知道,这个王大强一直在追求林清雅,他这个时候他抛出橄榄枝,绝对不怀好意,说不定事情过后,他会直接拿这个要挟林清雅。

  林清雅的办公室内,她和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,坐在沙发上,彭程没听错,这男子,正是王大强。

  此刻,这王大强眼神色眯眯的看着林清雅胸前那饱满之地,似乎恨不得在办公室就撕掉林清雅的衣服,干点什么坏事。

  林清雅对王大庆似乎很讨厌,想都没想,就直接拒绝道:“谢谢王总的好意,我会想办法解决的。

  ”可是王大强忽然抓住了林清雅的葱葱玉手,那粗短的手指头,贪婪的抚摸着林清雅那光洁的手背,猥琐地道:“林总,你应该知道,我真的很喜欢你,只要你跟着我,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帮你,这点难关,在我面前不算什么,你要知道,我姐夫谢天光,是总公司的总经理。

  ”“你放开我!”林清雅一下就站起来了,将王大强的色手给甩掉。

  “林总,这办公室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们做点什么,没人知道。

  ”王大强却是坏笑道。

  她瞪着王大强,羞愤的说道,“王总,请你放尊重点,我已经结婚了。

  ”当然,她并未将彭程当成真正的老公,只是把其当成挡箭牌而已。

  “哈哈,”王大强放肆的笑了起来,“你说的是彭程吧,就这个吃软饭的废物,也配和你在一起?听我的,把他踹了,和我在一起吧,我会让你过上公主一般的生活。

  ”门外的彭程,将王大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,现在他体内有了真气,感知能力听力变强了许多。

  他握紧了拳头,他没想到,王大强竟然知道林清雅和他的关系,如果是在以前,他废物一个,遇到这种情况,就算想去管,只怕也是被打的份。

  但是现在,他得到了先祖传承,王大强想在他头上开辟草原,给他带绿帽子,他忍无可忍,而且他感觉,这一次设计图纸的丢失,和这个王大强有关。

  “王总,你再乱来,我喊人了(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)。

  ”林清雅简直被王大强气着了,俏脸之上满是怒色。

  “你喊啊。

  ”王大强直接就向林清雅扑了过去。

  林清雅往后一腿,却跌倒在沙发上。

  眼看王大强就要扑到林清雅那性感的身子上,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,有一个男子进来,拦在了林清雅的面前。

  

她很想摆脱老李,却又使不上力气,而且她完全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,竟然紧紧地夹住了老李那儿,浑身瘫软,娇喘连连。

  “别,李老师,你别这样……”这种舒服又羞愧的感觉,让她无比的矛盾,急得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为了防止她逃脱,老李从后面抱住她的腰,把她死死压在自己身上……“菲菲,你太漂亮了,从你来我家,这几天每一分每一秒,我都想要你,你身上好香,身子好软……”这一刻,老李是彻底疯了。

  这几天,他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,终于要梦想成真了。

  四十八岁的老男人,马上要得到十八岁高中少女了。

  老李大脑一片空白,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,紧紧地抓着苏菲菲的纤长手臂,控制住她,再接着,把她的长裙往上面一掀,迫不及待就贴了上去……当老李压在苏菲菲身上的那一刻,整个人都失控了,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要和她做男人和女人做的事情。

  老李想要得到她,想尝那未经人事的那处。

  老李掀开她的吊带裙,正想着要再进一步的时候,突然啪的一声,苏菲菲挣扎中抓到了床边的手机,狠狠的朝着老李的头上砸了过来。

  一阵剧烈的疼痛,让老李瞬间就清醒了过来,从她的身上爬了起来。

  苏菲菲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整理衣服。

  她满脸涨得通红,很快就从房间里逃了出去 ,留下了懊恼不已的老李。

  老李肠子都悔青了,他怎么会突然失控了,做出这样的事情来?太不应该了。

  他怎么说也是个成熟的男人,怎么就没办法控制了。

  这下子如何是好?苏菲菲要是告诉她妈妈,自己岂不是没脸见她妈妈和她了。

  这一天,老李都是在恐慌不已中度过,最后决定承担自己的责任,主动打给了苏菲菲的妈妈,自己的老朋友,这才知道苏菲菲没有回家,也没有告诉她这件事情。

  原来,苏菲菲在学校外面原本就租了一个房子,苏菲菲从老李家离开后,就回学校外面租的那个房子了,骗她妈妈现在还在老李家补习。

  老李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苏菲菲走后,家里又只剩下老李一个人了。

  孤单寂寞中,他想去酒吧玩一玩。

  老李去了云城有名的新世界酒吧玩了一会儿。

  这里是年轻人很喜欢来的地方,老李是来见见到底是什么场面的。

  里面乌烟瘴气,一群杀马特男女在舞台上摇动双臂,跟着电子音乐疯狂摇摆。

  震耳欲聋!这种气氛老李不大喜欢,去厕所里撒了泡尿,准备离开去步行街走走。

  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,老李发现厕所外边有一对男女抱在一起忘情的热吻。

  妈蛋!这两人真的不挑地方。

  老李的目光控制不住就往两个人身上瞄,特别是想看看那个女人长的漂不漂亮,看到那女人的背影,老李突然感觉有点熟悉。

  于是老李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,故意看了一眼那个女孩的脸,这一看不要紧,直接把他吓了一跳这不是苏菲菲吗?而她身边的男人就是王俊豪,上次唆使苏菲菲去开房的那个男生。

  没想到苏菲菲从他家里出来后,现在更加肆无忌惮了,和王俊豪来这种地方。

  老李目瞪口呆的盯着苏菲菲,自己的异常被亲吻的两人发现了,王俊豪嚣张的吼道(草船借箭的故事):“你他妈看什么啊……是你?”老李没有理睬王俊豪的吼叫,而是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苏菲菲。

  “你他妈再看,信不信老子把你的眼珠挖出来。

  ”王俊豪在老李面前挥了一下拳头,看起来被老李打扰了跟苏菲菲的亲热,让他十分恼怒。

  上次本来就要带苏菲菲去开房了,可是被这个老头给打断了,心里面就气不打一处来,没想到竟然又碰到他了。

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老李仍然没有理睬旁边叫嚣的王俊豪,而是开口对同样目瞪口呆的苏菲菲说道。

  苏菲菲眨了一下眼睛,抿着嘴盯着老李,说:“你想怎么样?”旁边的王俊豪也不笨,知道这老头对苏菲菲还有点影响,于是开口问道:“小菲,这老头怎么阴魂不散啊。

  ”“王俊豪,你先回去等我。

  ”苏菲菲答非所问。

  王俊豪疑惑的看了老李两眼,哦了一声随后离开了。

  “李老师,说个条件吧。

  ”王俊豪离开之后,苏菲菲的声音随之在老李耳边响了起来,苏菲菲叫老李李老师,但是声音很冷漠。

  “如果你不想让你妈知道今晚上的事情,也不是不可以,只要你不把之前的事情告诉你妈妈。

  ”老李扬着头,对苏菲菲威胁道。

  “你……”苏菲菲生气的用手指着老李,稍倾,她开口说道:“这件事情不要告诉我妈,你说的我可以接受。

  ”老李歪着头,斜着眼睛盯着苏菲菲,心里一阵得意,暗道:“小丫头片子,现在把柄落到我手里了吧,哼,跟我斗,挥挥手,就让你灰飞烟灭。

  ”苏菲菲此时脸上的表情特别的精彩,老李真想拿出手机给录下来留做纪念,但是又怕这样做把这丫头给惹毛了,于是最终忍住没拍。

  大约犹豫了十几秒钟之后,老李耳边响起一个很小的声音:“李老师,那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吧?”“我同意,就这么办,不过,你不要和那个人在一起。

  ”老李故意这样说。

  “李老师,你别太过分。

  ”苏菲菲有点生气了。

  老李转身就走,不过刚刚走了两步,身后便传来了苏菲菲的声音,并且自己的衣服还被她给拽住了。

  老李心中暗暗得意,同时也越发的确定,苏菲菲很怕她妈妈。

  “李老师,只要你不告诉我妈,你让我做什么事都可以。

  ”下一秒,苏菲菲的举动把老李吓了一大跳,她突然从后面抱住了老李的腰,娇滴滴的说道。

  老李感觉背后有两团柔软的东西,瞬间心跳加快,几秒钟之后,老李急速的摆脱了苏菲菲的搂抱,这他妈让别人看到了,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结果苏菲菲太大胆了,她不仅抱住了老李,还伸手往下面去……老李被吓了一跳,这苏菲菲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开放了,老李连忙转身看了苏菲菲一眼。

  “那个……你快点回家,这件事情就当我没有看见,我不会跟你妈说的。

  ”说完之后,老李想立刻飞奔离开。

  又被苏菲菲一把拉住手臂,在老李耳边小声说:“李老师……那个,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和我做那种事情?”苏菲菲突然间转变好大,她居然这么直接,老李一张老脸都挂不住了。

  老李一边走一边拍着胸脯,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。

  要不赶紧跑,老李都怕自己受不了了。

  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。

  接下来的日子,老李又在家里呆了几天,直到有一天去云城中学附近找朋友。

  准备开车回去,因为正是下班高峰,所以路上的车很多,车开的很慢,在离开云城一中大约一百多米的时候,老李看到旁边一条小巷里聚集了不少穿云城一中校服的学生,其中大部分是女学生。

  反正前边堵车,老李便百无聊赖的朝着小巷看去,发现她们好像在打架,并且还是多名女学生在围殴一个人。

  “世风日下啊,现在的女学生都这么堕落了。

  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dhalift.com/wp-content/googlea5.php?599.html

https://www.dhalift.com/wp-content/googlea5.php?6865.html

https://www.dhalift.com/wp-content/googlea5.php?1310.html

https://www.dhalift.com/wp-content/googlea5.php?2352.html

https://www.dhalift.com/wp-content/googlea5.php?2536.html

https://www.dhalift.com/wp-content/googlea5.php?2847.html

https://www.dhalift.com/wp-content/googlea5.php?3033.html

https://www.dhalift.com/wp-content/googlea5.php?1869.html